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误入大小姐宅邸的惩罚】(下)【作者:gggggg000】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 (下)

  「啊啦,晕过去啦。真是脆弱呀。」少女拔出鞋跟,还不忘在少年破烂的衣裳上擦拭鞋跟上的血迹。细细的金属鞋跟很锋利,少年本就破烂的衣服在少女鞋跟的划弄下彻底裂成了碎片。

  「更衣,顺便把他弄醒处理一下。」少女跳下木箱子,向一旁的女仆与门外守候的卫兵命令,并往地下室出口走去。

  女仆恭敬地跟随少女走出离开了地下室。

  卫兵走进地下室,掏出几瓶药剂,混合后注入了少年的身体。看来卫兵是早有准备,嘛,少女喜欢虐杀的习性这些贴身侍卫怎么可能不知道呢,少女喜欢的流程,他们早已熟记在心。

  镜头转向少女的更衣室。在女仆的帮助下,少女褪去了华丽的长裙与紧身胸衣,漏出她美丽的酮体。洁白的肌肤,如同羊脂,很难想象一位经常在前线的骑士团团长身上竟没有一处伤疤。即使没有胸衣的帮助,少女的乳房也很挺立,虽然不是巨乳,但是和她娇柔的身材很相称。细细的蜂腰,得益于从小就因为上流社会束腰的规矩,再往下是丰满的臀部与茂密的黑色森林。(好,打住)修长的腿上,是一双洁白的长筒袜,袜筒很高几乎达到了大腿根。松紧带紧紧地套紧大腿根部,压出一条充满诱惑力的沟壑(这才是长筒袜的精髓呀,甩假长筒袜好几条街)右腿外侧的蕾丝边隐隐透出一块红色的蔷薇的纹身,这也是她嗜血蔷薇的外号的来源。长筒袜脚掌底的地方,由于刚才玩弄少年,沾上了不少血渍,让美丽的少女透露出一股恶魔的气质。

  一位身材健硕的男人趴在少女脚前,背上的肌肉与伤疤无时不刻都在宣示他的力量与战功,这么一位战士怎么会温顺地臣服于一位少女呢?他是骑士团的副团长,也是两年前少女刚上任时反对最大的人。由于前任骑士团团长被调到另外的部队,上级却直接安排了少女来接替骑士团团长的位置。当时还是小队长的他提出了极大的抗议,他认为应该让经验老道的人来接替而不是一个15岁的小丫头。他向少女提出了剑术挑战,然而在全团人员的注视下,不到十招少女便将他打趴并踩在了高跟鞋下。从此,他便被少女征服了,两年的战场打杀,他立下了不少功,成为了副团长,兼少女的贴身侍卫。两年前被少女打败并踩在脚下时,他输得心服口服,还鬼使神差地喜欢上了少女脚下的感觉。(啊,一不小心又扯远了)副团长趴在少女脚前,少女晃了晃右脚发出脱鞋的指令,他便立刻熟练地用嘴接开了少女的鞋带绑带。紧接着,少女便用穿着白袜的双脚踏上副团长宽大的背上,并顽皮地用脚趾在他背上揉来揉去。

  副团长感觉很舒服,少女不重,甚至还没有他的重甲沉。虽然少女的脚趾很不老实,但是这对于身材结实的副团长来说,就像是按摩一样。倒是他胯下的宝贝一直想抬起来,然而趴在地上的他没有空间让宝贝抬头,因此很是憋屈。副团长伸出舌头想去舔舐少女的高跟鞋,但是却被少女阻止了。

  「停,」少女命令道「不准用嘴接触到,一会你先拿去用毛巾擦干净。」
  少女虽然很残忍,但是她对自己的部下却很负责。他不希望自己的部下因为舔舐到鞋上的血迹而沾染上什么疾病。

  副团长没辙,但是他不敢反抗站在背上的少女,只能盯着眼前的高跟鞋流口水。

  「好啦,一会要穿哪一件呢?」一旁的女仆收拾好了少女刚脱下的长裙,拉出了所有的方便活动的短裙。按照少女的流程,刚才是娱乐,接下来就是锻炼了。长裙是不方便活动的,因此需要短裙。

  少女扫视了一圈衣架,大概有上百件各色的短裙吧,都是少女喜欢的洛丽塔风格。有哥特式的,有维多利亚式的,有洛可可式的,少女一时也犯了难。最后,她的目光停留在角落里的那几件战甲上。

  「难道要穿上作战用的裙子?」女仆问道。

  少女点点头。

  「怎么突然想要穿上战甲了?」女仆对于少女的选择很诧异。

  「还不是因为这学期学院里事情太多,人家好久没穿战甲了,」少女嘟了嘟嘴「人家还是更喜欢战场上的气息啦。嘛,今天就让人家放松放松好啦。」
  看来少年今天的运气是坏透底了。女仆也不忍为少年捏了一口气。

  镜头在转会地下室。

  在兴奋剂与强心剂的作用下,少年苏醒过来。手上与脚上的铁链已经被取下来了,不过他感到了更强的拘束感,原来是他的身体杯装进了之前抬进来的木箱子里。自己的衣服已经不见了,现在的他赤身裸体,脖子和胯下的宝贝被刚好卡在木箱子上的两个开洞中无法移动。脖子被带上头珈一样固定在洞中,不是很紧,可以正常的转动脑袋;胯下的洞就很紧了,少年想要收回暴露在外的阴茎和睾丸,但是却无法做到。他环视四周,在兴奋剂的作用下,如同野兽一般吼叫着。不过,因为舌头被穿孔,谁也不知道他在吼什么,兴许只是在野兽一般乱叫吧。他看见门口站着的两个侍卫并对他们大吼,但是侍卫没有理会他。他开始拼命地在木箱子中扳动,然而木箱很结实,并且被固定在地上,因此少年做什么都是徒劳的。
  「哒,哒」,地下室门外传来脚步声,还夹杂着金属碰撞的声音,换上作战服的少女走进地下室。少女一席白衣,犹如天仙。这是一套白色的软甲超短裙,版型挺拔,更加修饰出少女完美的身型。在重要部位覆盖有钢制的装甲,并发出阵阵寒光。无袖的设计搭配超长的白色缎子手套,漏出少女光滑的香肩。超短的裙摆和长及大腿根的丝袜中间,是那充满诱惑但绝对不容被侵犯的少女的领域。再往下,是一双奶白色的过膝绑带高跟靴,相比之前少女穿的高跟凉鞋,这双过膝靴的跟更高,而且更细,金属鞋跟目测只有牙签粗细,鞋底还有着密密麻麻的钢刺。仔细看少女的鞋跟上,还开着血槽,防水台和鞋跟上还有着不明显的斑斑血迹。真是让人不寒而栗的高跟鞋,不过作为一位踩杀系骑士的装备,似乎也可以理解了。

  少女踩着猫步,优雅地向装着少年的木箱走去。

  少年在兴奋剂的作用下,向着少女大声吼叫着一些让人听不清的词语。
  「呐,这样很吵诶」

  少年继续吼叫着。

  「看来需要一点惩罚才行呢。」少女走上箱子,踩了踩一个机关,彻底锁死了少年脖子上的空隙。接着,她瞄准少年的下巴侧面狠狠一踢。咔嚓一声,少年的下巴彻底脱离了头盖骨,耷拉在脸旁。少女没有停止,她抬起脚,对着少年已脱臼的下巴用力地跺下,硬是生生地将少年的下巴骨与大量脸皮拽了下来。
  少年几乎要疼死过去,但是因为强心剂的缘故,他必须十分清醒地承受这不可名状的疼痛。他的手脚拼命地敲打着木箱内壁,然而没有什么结果,少女也毫不理会。相反,看着少年扭曲的表情(话说没了下巴和半个嘴,还真的有表情吗?),
少女感到十分兴奋,她感觉体内那个休息了一学期的灵魂正在苏醒。同时,少女的下庭也开始变的湿润,她实在太喜欢这种感觉,这种生命在自己脚底下流逝的快感,这种灵魂在自己鞋跟下无助哀嚎的快感。在少年的注视下,少女狠狠地剁碎了少年的下巴骨。少女仍然没有停止,她又用鞋跟准确的插进少年被穿孔的舌头,然后向外使劲一扯,少年的半截舌头便被扒了下来。最后,少女还不忘把鞋跟深入少年的咽喉,然后彻底搅烂了他的声道。

  少年再也吼不出来了,只有从喉部发出的微弱的咕噜咕噜的吹血气泡的声音。
  「呐,淑女说话时,绅士可是需要认真倾听的哦。不然人家只能惩罚你了。」少女一边说,一边用鞋跟玩弄着木板上的下巴骨碎片和半截舌头。

  少年没有回答,似乎死过去了。

  少女狠狠地踢了少年下巴的伤口一脚,坚硬的鞋尖插如少年的颧骨与脸皮皮下组织中间的缝隙,少年又疼醒过来。一旁的卫兵见状,立马掏出兴奋剂给少年注射。

  真是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估计是要发泄一学期没有上战场的怨念吧,少女这次比以往更为残忍。少年的惨状让女仆和一旁的士兵也起了怜悯之心,不过并不能帮助少年丝毫。在这里,少女就是绝对的权威,任何人都无法阻止她。
  「呐,我说,你多少岁了?」

  因为声带已被破坏,或者是因为在少女的折磨下坏掉了,少年没有回答,只是用无神的直直地盯着少女。

  「看起来你比我还小呢。15岁?」少女打量着少年说道,目光移动到少年的下体。「呐,很不错诶,又过经验吗?」

  少年没有回答。

  「喂,人家问你话呢。」少女生气地一脚跺在少年的下体上。这木箱子真是为了虐待下体而设计的,当少女用鞋踩住少年阴茎时,下面将不再有软软的肚子给阴茎提供一个柔软的空间,而是一块坚硬的地台。(这不就cockbox嘛)
  少女的脚力真不小,被压在鞋底部分的原本圆形的阴茎被少女踩成了椭圆形,少年的阴茎现在就像是一部红色的电话听筒。少年的脸涨得通红,眼睛也瞪得大大的,好像眼珠子要鼓出来了一样。虽然少女鞋底的钢刺并不长,但是还是轻松地刺进了少年的阴茎并渗出血丝。

  「嘛,看你这老实样一定是处男。你死前就由本小姐一会就帮你破个处,快从心底感谢我吧。」少女舔了舔嘴唇漏出了坏坏的笑容。

  「姐姐大人,姐姐大人。姐姐大人又在欺负哪来的大哥哥?」一个充满稚气的声音从地下室门外传来。紧接着,一位约莫15岁的少女走进地下室。有着和姐姐一样的俊俏面孔,但是更多一分可爱。她身着一件粉红色的及膝公主裙,背后装饰着超大的蝴蝶结,脚上是一双不透肉的白色长袜和红色厚底圆头皮鞋,上面还有着一个精致的金色铃铛,可爱极了。和善于运动征战疆场的姐姐不同,妹妹更善于使用大脑。虽然只有15岁,他早已成为国立科技学院的master高材生。

  「妹妹你怎么来了?」少女温柔地对妹妹说道。

  「今天学院的实验课有一点没弄懂,想要请教姐姐大人。二小姐说道。
  「妹妹冰雪聪明,有什么问题需要姐姐我的帮助?」

  「今天解剖人体学习人体基本结构,但是对男性的结构还是不太了解,特别是男性的性器官。」

  「原来如此,那么就让姐姐给妹妹做一些示范吧。」

  「好的」

  女仆贴心的搬来一盏椅子放在木箱子前,并给二小姐套上围裙以防华丽的洋装沾上脏血。

  「妹妹看好了,现在我踩着的是男人的阴茎,这是男人与女人最大的区别。旁边的那个袋子是阴囊,里面装着两个睾丸。阴茎在平时是软软的,但是在受刺激下会变硬。」少女用脚在少年的阴茎上来回磨蹭了几下。

  无知的少年这还是第一次,敏感的阴茎立马挺立了起来。不过,因为少女靴下的钢刺,阴茎皮开肉绽鲜血直流。

  「哇,好厉害!真的立起来了诶,而且比刚才更大了。」二小姐兴奋地拍起手来。

  「不仅如此哦,如果持续刺激还会射出来一股白色的粘稠的叫做精液的东西哟。」大小姐说道,一脚踩住少年的阴茎并用力向后一拉,靴底的钢刺就拽下一块包皮,包皮连着肉的地方又将龟头处的包皮拉开,漏出粉嫩的龟头。

  「这就是龟头,旁边的是冠状沟,是男性生殖器最敏感的地方。」少女向妹妹解释道,并开始用靴底在少年的生殖器上前后抽动。

  少年开始揣粗气,不一会,就射出了浓白的精液。

  「好厉害好厉害,姐姐大人真厉害,再来一个。」二小姐欢呼起来。

  「好,不过这阴茎已经被我的高跟靴踩的不成样子了,估计再来一次就断掉了吧,怎么办呢。啊,有了,就让我试试特殊的玩法吧。」

  少女用用牙签一般粗细的靴根对着少年的马眼,缓缓地插了进去,靴根满满地没入少年的生殖器,最后,10英寸的鞋跟完全被少年的生殖器包裹了。此时少女站直身体,她仿佛正穿着一只由阴茎作为鞋跟的高跟靴。少女开始用靴跟在少年的生殖器里抽插,时而快时而慢,时而深时而浅。尖利的靴跟在少年下体内划来划去,割破了尿道管,搅入了前列腺,深入了膀胱,少年阴茎附近的器官几乎全被破坏。最后,少女狠狠一拔靴跟,靴跟竟将一截阴茎扯下来。大量的白红相间的血与精液从剩下半截的阴茎里喷涌而出,如同一个喷泉。几滴精血飞溅到了少女的靴筒上,少女漏出一股恶心的表情,生气地一脚对着少年的睾丸跺下。「啪」靴底猛烈地撞击木板台面,周围这是飞溅的睾丸和阴囊碎片。女仆见状赶紧跑来用毛巾擦干净少女靴筒上的精血。而少年这是彻底晕死过去。

  「是谁给予你将你那下贱的精液射在本小姐高贵的靴筒上的,贱民!你永远只能低于本小姐的脚底,永远支配被本小姐踩踏。」少女生气地说道,并继续疯狂的踩踏着,连坚硬的木箱子也被少女踩碎。少女没有停止,踢开木头碎片继续跺踩着少年的遗体。

  地下室里,一位俊俏的白衣少女,狠狠的踩踏着地上的肉块。白色的脑浆,红色的鲜血和肉色的肉块飞溅着,仿佛是仙女正在惩罚地上的恶魔。旁边一位粉色的可爱萝莉,饶有兴致坐在舒适的椅子上看着前面的少女发泄。一位女仆和两位卫兵则是恭敬地站在一旁待命。

  终于,少女解气了,或许是也累了。她转过身,收起脸上的凶色,走到二小姐面前说道:「走吧,妹妹。」

  二小姐听话地点点头,跟着少女走向地下室出口。女仆赶紧过来为二小姐卸下粘满血浆与脑浆的围裙,两位卫兵这是放出来关在一旁铁笼里的一只魔兽。
  这只魔兽浑身散发着黑色的不祥气息,据说它是食人无数的上古魔兽,甚至连地狱的恶鬼见它都会绕逼三次。

  少女走到门口,勾起右脚。这只魔兽这立刻跳了过去,轻轻的吻了吻少女的靴底,并一口吞下插在少女靴跟上的两颗眼珠。接下来,这只魔兽便向着地上那一堆可口的碎肉与碎骨狼吞虎咽起来。

  民间和军界一直有着「区区少女为何能降服一届魔兽」的不解之谜,不过谜底似乎就在这件充满幽魂的地下室里。

                (完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?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