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美亚和米亚(爱梦)的夜晚】(01)作者:xxlhlyycf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美亚和米亚(爱梦)的夜晚篇一(死に逝く君、?に芽吹く憎??同人)
  本文承接《死に逝く君、?に芽吹く憎??》TE,母女两成功逃出的前一夜。
  今天刚通完死馆,心中感动无以言表,遂写文字若干纯爱注意!

  名字按照?示游戏中文化兴趣小组的翻译:美亚(母)、米亚(女)。外观年龄设定:十五岁(美亚)、十八岁(女仆爱梦)

  经历了万次的轮回后,结局终于来临了。

  近万次的被虐杀,留下的记忆残片是美亚相当大的精神负担。而自从世界被入侵以来,又一直被囚禁在宅邸里,虽然经受着痛苦,但这囚禁也是一种变相的保护,使美亚对外面的未知世界充满恐惧。

  美亚看着怀中死去的男人,心中只觉无限空虚。

  【自己真的做到了吗?杀了这个人真的就自由了吗?今后到底该怎么办?人类不是已经灭绝了吗?在这个残破的世界究竟能否活下去?活下去真的还有意义吗?】

  无数疑问从心中浮现,美亚对每一个问题都充满疑虑,但下一秒又放弃了思考,只觉无比疲劳。意识开始变得模糊。

  【父亲、母亲、姐姐都已经死了啊,虽然感觉是不久前发生的事,其实也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吧。我是不是也应该去陪他们呢。】

  美亚模糊地想着,怠?掣薪ソビ砍觯?醯萌松?闹占?勘暌丫?锍桑?钕氯ピ傥抟庖澹?幌刖痛顺っ撸?崾?馔纯嗟囊簧??br>
  「美亚大人。」

  就在美亚在绝望与空虚中萌发轻生念头之时,一声呼唤唤醒了她的神志。
  「美亚大人,我已经处理好冷库里的女人了。」返回的米亚向自己的母亲汇报了情况。

  美亚抬起头,呆呆的看着米亚,思维渐渐清醒,发觉自己刚刚正逐步划入绝望的深渊,又立刻紧张起来。

  【真是的,明明经历了那么多的绝望,跨越了无数痛苦才到了这一步,居然现在又想放弃了吗?明明这个孩子为了帮我这么努力,明明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好好看过她,现在不应该是两人一起走向未来吗!】

  她看着米亚,回想这与她仅有的几份破损的记忆,灰暗的念头不知不觉地烟消云散,空洞的内心也慢慢感到安详与平和。人生还没有结束,希望也依然存在。
  【我要和这个孩子一起走出去,一起活下去!】

  重燃的决心给了美亚新的目标,生活已经不再是痛苦的循环。只要和米亚一起,就算在这末日的世界里也要挣扎地活下去。

  「……美亚大人,你还好吗?为什么一直不说话?」长时间的呆愣让米亚开始担忧,「难道是在刚刚的冲突中受伤了吗?」

  「不,没事。只是一下发现『一切都结束了』,没有实感。」美亚看着女儿,身体开始真正的放松下来,脸上也出现了微微的笑,「我好像有点儿站不起来了。」
  米亚搀扶着美亚起身,那个男人的头滑落在地上。美亚最后看了一眼男人,跟着女儿离开了卧室。明明是带给自己无限痛苦的男人,死后却如此平静地躺在那里。美亚曾经深恨着他,但如今却已无关紧要。此刻扶着自己手的人,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。

  「美亚大人,我们去餐厅吧,我来做点吃的。」米亚想到现在正是晚餐时间,母亲也大半天未曾进食,有些担心。

  「好啊,不过……别做肉行吗?」美亚看着女儿,轻松地答道。

  米亚在厨房里,用不多的蔬菜做了沙拉和奶油浓汤。

  「话说,这是第一次只有我们两个一起用餐啊。」美亚坐在桌边,看着女儿说道,「真没想到我居然还能有安心在这里吃饭的一天。」

  「我也是,能和美亚大人这样一起吃饭,真是非常高兴。」米亚也露出笑容答道。

  「嗯……你那个称呼,不能改下吗?」自从发现两人真正的关系后,美亚就对这个称呼感到十分别扭。

  「啊……抱歉,我都习惯了。」米亚有些磕磕绊绊的说道,「母……母亲大人。」

  「不用敬称也可以的,或者更亲密地叫我……」美亚说道一半,看了看自己和米亚的身形,顿住了,「算了,按你喜欢的称呼就好。」

  美亚的身体因为处于循环之中,这些年死了再生,完全没有什么成长,此时竟比自己的女儿看上去还要年you。

  「米亚今年多大了呢?」想到自己残缺的记忆中,米亚成长地特别快,美亚问道。

  「这个……我也不是很清楚。我刚出生时就有XX岁孩tong的身体……」想到母亲轮回中的一次惨死,米亚心生愧疚,「这些年里,小时候不懂事,根本不知道四季年月。不过和牢房里其他孩子比较,我应该小时候长得稍微快些。另外……对不起,我的出生让您遭受了那么大的痛苦。」

  「没事的,现在想想,怀你的那段时间,是我这些年里唯一幸福的时光。」美亚看着女儿的脸,安慰道,「能够生下你,是我最大的幸福。有你在我身边,是我生命里最大的救赎。我才是该道歉,一直以来到没有照顾过你,连陪你的时间都只有几天。」

  「母亲……」米亚眼睛湿润,脸颊泛红。

  「吃饭吧,今后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。」美亚开解地说道。

  两人安静的吃完了饭,享受着第一次体会到的平静时光,没有恐惧与仇恨,只有家人间的温馨与平和。

  吃完饭,美亚提出了想洗澡。

  「嗯,热水应该没有问题,我检查过和平时一样有准备好。」米亚的工作里包括了宅邸的管理。

  「水是那个腐烂的人准备的吗?」美亚问道。

  「是的,锅炉房是他管理的。母亲……大人照常使用就好。」米亚答道。
  「你也一起来吧,今天发生这么多事,泡个澡晚上好好休息下。」美亚拉着米亚的手说道。

  「哎?我也一起洗吗?之前一直都是分开洗的啊。」米亚愣住了,有些迟疑地问道。

  「之前是之前,但我现在想和你在一起,我们从来没有一起洗过澡……」美亚抓紧米亚的手,坚持道,「母女一起洗澡不是常理吗,我今后还有很多事情想和你一起做。」

  米亚无法拒绝母亲,乖乖跟着她进了澡堂。

  澡堂就在一楼,两人进入更衣间,脱下了衣服,冲洗一番进入浴池。

  「盯……」美亚看着女儿的身体,深刻感受到岁月流逝,虽然因为记忆的原因,对时间没有感觉,但女儿成熟高挑的身体证明这十几年的时间留下的痕迹。
  「怎……怎么了吗?」米亚被这么看着,有些别扭害羞。

  「没事儿,就是想起了你以前的样子。记得最早看见你的样子,还只是一个XX岁的xiao孩子,扎着可爱的侧马尾,穿着粉色的连衣裙。那应该是春日里的时光,我们在院子里扔球玩。想起来我第一次见到你,就十分在意,最后……好像在逃跑前还想去找你……」

  「然后再看到你时,你已经长大到和我差不多身高了,还干起了宅邸的工作。我那时一心想杀了那个男人,甚至都不是很信任你。当时……你已经改名『爱梦』了,是已经知道我是你母亲了吗?」美亚回忆起当时的情形,不禁问道。

  「……是的,我那时看到您醒来,真的很高兴。您还教会我翻花绳,我觉得非常开心。」米亚也回想起了和母亲以前玩耍的时光,脸上泛起笑容。

  「……我想起来了,我那时想杀那个男人失败了。他说要惩罚你泄密,后来他到底把你怎样了?」美亚回想起一些碎片,问道。

  「父亲那时候……侵犯了我,然后提供性服务就变成了我工作的一部分。」米亚稍显顾虑,但仍旧平静的说道。

  「他侵犯了你……」美亚感到了心痛,她有些模糊地记得,自己也是被那个男人强奸夺取第一次,那种撕裂身体的痛苦隐隐回想起来,「对不起,因为我的行为,让你承受了这种痛苦。那个男人果然毫无人性,没有伦理观,连自己的女儿也可以当成玩具。」

  「因为父亲不是人类啊,人类在他眼里只是食物和玩具,连宠物都算不上。哪怕是对我……」米亚顿了顿,「不,我不懂正常人类的伦理观,我也不清楚父亲是怎么看待我的,虽然我不认为他理解亲情,但他确实对我有所期待。」
  听到女儿的话,美亚沉默了,她脑海中飘过零碎的画面,残存的记忆中似乎有那个男人十分温柔的画面,最后他临死前躺在自己膝盖上的样子也浮现在眼前。想了想后,美亚说:

  「也许他确实对我有所不同。但那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感情,只是像xiao孩子对经常玩弄的布偶的喜爱,类似于怀旧之类的感情。那个男人,并不懂『爱』。」

  两人陷入了沉默,都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。这个男人在她们的生命里留下了太多,被非人性对待的她们某种程度上,思想也被扭曲成非人类的状态。

  「好了,不要再想那个男人了,他死了,一切都结束了。我们两今后的生活由我们自己决定。今晚好好休息,明天就离开这里吧。」美亚说。

  「嗯。」米亚不会拒绝母亲的决定,她之前的人生为了拯救母亲而活,今后也将站在母亲身边,一切面对未来。

  两人洗完澡后,来到位于三楼的美亚房间门口。

  「那么母亲大人就去休息吧,明天我就整理行李,早些出发。」米亚对母亲说。

  「嗯。」美亚应声道。她站在门口,看着米亚,却没有关门的意思,「……我不想和你分开。」

  美亚对自己的心情感到吃惊,明明今天才获悉对方的身份,这份不舍却如此强烈。

  【或许这就是母爱吧,当初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,不也是特别在意吗?】
  米亚对母亲的挽留也十分动心,自己一直想告诉她自己的身份,渴望母亲的爱,这时自然无法拒绝。

  「那……我留下来和您一起睡吧。」米亚红着脸说。

  「好啊。」美亚对着女儿露出了笑容。虽然母女之间的秘密刚刚公开,两人都渴望着更亲密的关系,渴望补回失去十几年的母女之情。

  两人走进房间。

  房里的床虽然不大,但睡下母女二人也绰绰有余。但来到床边,美亚突然愣住了。

  她突然想到自己从来都没有过睡衣,每次在这里醒来,都是死后复活,自己一直穿的这件女仆服估计是被修好了,但衣柜里也只有冬夏各一件女仆服,没有其他服装。这衣服虽然设计美观,活动方便,但穿着睡觉却实在不舒服。

  转头看向米亚,发现她已经在脱衣服了。

  「怎么了吗?」米亚见母亲没有动作,奇怪道。

  看到米亚的动作,美亚知道女儿怕是从来穿过睡衣,平时都是裸睡。想了想,觉得母女间没有什么好顾忌的,便脱下衣服挂好,准备上床。

  【我该庆幸幸好连内裤也被修复了吗?】美亚心中苦笑道。

  两人并排躺在床上,一时间却毫无睡意。美亚感觉十分新奇,这是她第一次如此平静地睡在这个房间,没有恐惧,没有仇恨,不用迫切地想要杀谁,也不用为同伴的生命担心。她扭头看向旁边,睡在她一侧的是自己的女儿,她在自己的体内成长了数个月,最终自己经历惨烈的痛苦才让她来到世上。

  【啊……这就是我在世上最亲的人啊。如此漫长的时间,这个孩子从我腹中的胎儿,成长的现在比我自己还高的完美女性,这种感动就是母爱吗?】

  美亚想着,为时间的印迹所震撼,为女儿的成长而欣慰,为永远的血亲而心安。被心中的感动所驱使,美亚侧过身,仰头吻在了米亚的额头上。

  米亚吃惊地看着母亲,紫色的眼眸闪着光,泪水慢慢从眼底溢起,脸颊也逐渐变得通红。她呜咽着:「妈……妈……」

  美亚伸出双手,搂住女儿头。米亚配合着向下缩了缩,将脸埋入母亲的胸怀,这是她所不知的,每个孩子从出生时就渴求的怀抱,她从未奢望过能与母亲如此亲密。米亚只觉自己被包围在柔软之中,满是母亲的气息,如此安详、舒适,就如同书中所写的死后世界般。

  米亚伸出双手,搂住母亲的腰,只觉双手所搂的娇小身躯竟是如此伟大。她亲眼目睹母亲无数次的惨死,又看着她无数次苏醒,失去记忆,连同对死亡的恐惧,对命运的绝望都一起遗忘,依然坚强地、倔强地活着,从不曾轻生。但即使如此娇小脆弱的身躯,依然能像这般包容自己,给予安宁。

  【啊……这就是妈妈啊。连我的出生都是对她的伤害,基本如此,她依然爱着我。我这十余年的努力,也许就是暗自渴望能有机会感受母亲的爱吧。】
  「唔……」美亚被米亚的动作惊了一下,但僵了几秒后,她仍然抱着米亚的头,看着她吮吸自己的乳房,脸上浮现出愧疚与宠溺的表情。挤压十余年的母性让美亚无法拒绝女儿的渴求,在此之前从未有人如此温柔的对待她的乳房,只有可怕的针、电棒、铁棍、铁夹、烙铁……因此当阵阵酸麻的感觉传来,她也只当是心中的感动所引起,她想弥补未能哺育女儿的遗憾。

  米亚的本能让她不停的吮吸着,越来越用力,但她不可能得到本应属于自己的食物。求而不得的饥渴让米亚清醒过来,她察觉当前情况时惊了下,连忙抬头看向母亲的脸。美亚粉色的眼瞳已闪着水光,脸颊也泛起红晕,仔细听还有微微的喘息声,但美亚任然笑着搂住米亚的头,仿佛看着她在自己怀中就是幸福。米亚从父亲那里得到得到了不正常的伦理观,心中的感动促使她产生了念头:
  【想要与母亲更亲密】

  她被自己的心情所驱使,抬起头缓缓稳向美亚的嘴唇。

  美亚发现女儿的意向时呆住了,她不知该如何是好。美亚心知女儿的成长环境根本就不正常,她没有普通人的道德与伦理观念,可以面不改色的切割、烹饪、食用人肉。而与那个男人多年的性关系也让她失去了正常的伦理观,女儿的举动可能只是她对母亲爱的表达。

  美亚的不知所措没有阻止女儿的吻,当与米亚的嘴唇相接时,美亚放弃了纠结。

  【说到底,世界都变成这样了,传统的伦理又算什么】美亚并未发现,自己的心也在无数次的轮回中变质,三观早已被扭曲。但在这个世界中,这些并不重要。

  嘴唇的接触并不是结束,两人鼻息相接,目光相对,心中都产生了莫名的冲动。虽然从未与人接吻,但米亚本能的感觉不对,她摩擦着嘴唇,想要更进一步。美亚察觉到女儿的想法,缓了缓,慢慢打开了嘴唇,伸出了舌头,在米亚的唇上轻轻舔了下。米亚虽然没有知识,但性经验丰富的她怎会差距不到接下来该做什么,她张嘴含住母亲的舌头,同时自己也伸舌相抵。

  一瞬间,酸麻感从唇舌相接处起,如电般刺向大脑,又从大脑出发,沿脊椎流遍全身。美亚只觉全身酸软,毫无力气,脖颈处尤为严重,好似真被电流击中,而小腹处则酸胀发热,好似随时都会喷涌。

  【啊啊啊……我在和自己的女儿接吻!】美亚的头脑清醒了一瞬,这瞬间的背德感刺激地她留下了泪水,但随后,她缓缓闭上了眼,放弃了未曾施展的抵抗,任由米亚吮吸自己的舌头。

  (未完,待续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?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