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女忍挑战书~~输掉的话就要被夺去小弟弟?~~*】(中篇)(01) 作者:wssbgundam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中篇 (一)

  所谓气,是流淌在每个人体内的河,不论强健的青年、温婉的少女、暮迟的老者、还是稚嫩的幼童。血液中,肌肉中,筋骨中,都有气的河流在静静流淌。一般人可能终其一生也不会察觉到气的存在吧,毕竟它像我们呼吸的空气一般,是如此理所当然的存在着。然而,气虽无形,它的力量却不容小觑。空气化为风,那可以是拂过稻田的微风,也可以是撕裂坚石的风暴。同样的,只要运用得当,气也可以化为无坚不摧的兵刃。而在我们的体内,有着九个使气息流转的点,通过它们,我们感受气,控制气,使气成为身体的延伸,这便是我们所说的【气门】。

  我的师傅年轻时云游四方,打遍了天下的高手,并终其一生,掌握了控制气的极意……让九个气门通过气相互连结,将气升华为更为汹涌的斗气,这便是他称之为「炼气」的技巧。

  而这,也是他留给我的最珍贵的宝物。

  「一式【掠弦雨】!」右拳包裹着箭一般的斗气,直取樱的左肩,在她躲过这一击的瞬间,让手中的斗气爆散,把她像树叶一样吹了出去。

  「哈……哈……」樱大口地喘着粗气,被斗气的爆风击中的话,自身的气也会发生紊乱。即使樱的身法在我之上,攻击很难直接命中她,这种间接的冲击也很难回避。

  「怎么,已经吃不消了吗?这点能耐完全不过瘾啊!」

  「原来如此……到底是击败了那么多的高手,确实不是吹牛呢。」樱的呼吸渐渐平静下来,打量着我的架势。在思考对策吗?随??,在??想出对策之前,战斗就已经结束了。

  在刚刚的几次你来我往中吃了亏后,樱的进攻明显谨慎了很多,开始时凌厉的腿技少了几分锐利,节奏也慢了下来,开始转为伺机而动,消耗我体力的战法。
  「只会躲得话是赢不了我的,何况,你也没办法完全避开我的拳!」说到消耗,其实也是彼此彼此,虽然我的体力被樱消耗着,但我的每一发斗气都能确实的给予她一定伤害。

  「用气战斗的方式……虽然听说过,没想到实际能运用到这种程度,你真的只有十六岁吗?不会是可以用气驻颜吧。」

  「真不好意思,十六年里一大半都是被师傅揍着过来的,没什么功夫研究驻颜呢。不过即使真有,也得等你赢了我再说。」

  「不告诉姐姐吗?真小气,不过等下会让你好好招出来的。」樱的手划过胸口,在胸部和锁骨之间留下红色的蝶印。丰满的双峰随着她的动作猛地抖动了一下,仿佛要从拥挤的忍服里弹出来一般。

  「终于用刚才的忍术了么,我都已经等不及了。你要是不画在那么暧昧的地方,我会更感激你。」同样的套路,别指望我会吃两次亏。虽然视线被封锁在胸口的话,确实比腿部要稍微棘手一点,但对于此刻气门全开的我,这种程度不足为惧。

  「就当是姐姐给你的福利吧!」一道红光闪过,樱瞬间闪到了我的身侧,胸口的那只蝴蝶伴着她的身姿偏偏起舞,占据了我的整个视野。

  左边?右边?掌击?腿技?刹那间,无数的可能闪过我的脑海。最关键的是,只要睁开眼睛就会被蝶印扰乱,但闭上眼睛的话……方才蜜糖一般的淫语仿佛又回荡在耳畔。

  哼,??也一定是料定这对我而言两难的处境吧。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下,恐怕能打乱我的阵脚也说不定,但是现在,不管你的攻击来自何处……!

  我集中全部的注意力,捕捉樱的攻势掀起的风纹,在风碰触到皮肤的瞬间,将气汇聚在一点,成为磐石般的坚盾。

  嘭!肩膀传来踢击带来的微微的震动感,在炼气甲面前,??攻势也不过是这种程度罢了!

  樱的脸上露出一丝惊慌,数记踢腿连环扫出,而这对此刻的我来说,简直如同瘙痒一般。??攻势倾颓的瞬间,就是败北的时刻!

  「玩够了吗!!该换我了!!!」斗气如火,缠绕上我的右臂,带着万钧之力直取樱的胸口。

  樱来不及隐藏攻势之后短暂的破绽,只能急忙交叉双臂护住要害。虽然挡下了我的一击,但对女孩的双臂而言,这一下也绝对算不上轻松,而且,我真正的杀招还在后边!

  「二式【铁岩崩碎】!!」

  拳上的斗气向着一点炸裂而出,直接贯穿了樱的双臂,铁锤一般敲进她的胸口。

  「呀……!!!」樱发出一声悲鸣,被轰飞出去。然而危急当中,她依然在半空中改变了体势,想要一个受身拉开和我的距离。

  「想跑吗?你还太嫩了!」我蓄势已久的左手马上追击而去,化拳为爪,此刻的樱在我眼里已是待宰的羔羊。

  「二式【隼割】!」斗气激射而出,鹰爪一般擒住樱的身体,把她直直地拽了回来。在空中可是不太容易回避呢,把牙咬紧吃老子一拳吧!

  右拳缠绕上第二层斗气,随即咆哮着炸裂出去。二式【天火崩碎】,这一拳,即使是师傅也不可能硬吃下来。挨下这一击的话,樱不可能还有余力站起来。
  但樱瞬间的反应让我吃了一惊,她没有挣扎,反而借势加速冲刺,在空中一个翻身,紧接着一记飞踢杀了过来。不止如此,在短短的一瞬,樱胸口的蝶印不见了,当我回过神来,赫然发现那只蝴蝶出现在她踢过来的脚掌上。

  刹那间视线的强制转移给我带来了一丝动摇,红色的蝴蝶掠过我的拳风,在视野里迅速变大。连惊叹的时间也没有,樱的踢腿如迅雷一般命中了我的头部。
  不止如此,尽管只有短短一瞬,樱的脚掌不偏不倚地踩在我的双目之上,完美地遮蔽了我的视线,把我的视野置于她脚下的黑暗之中。

  「【靡风】!」

  熟悉的感觉又一次降临了,那双手温柔地沿着颈部抚摸上来,轻轻捂住我的耳朵,细细的耳语声开始响起。

  又被你摆了一道呢,月见樱。但是我说过吧,同样的把戏,我不会吃两次亏!
  我咬住牙,激起一股斗气,准备向心脏冲击。

  但就在这个念头出现的瞬间,夜幕和耳语声猛地褪去,视野又一次充满了光明。而樱已经拉开距离,重新调整了体势。

  「对女孩子这么粗暴会被讨厌呢。信羽君肯定还是处男吧。」樱戏谑的说道,但呼吸还没有从刚才的受创中恢复过来。

  「真不巧一直没有女人缘呢。不过……」我握紧双拳,「那些事情本来对我就无所谓。」

  「没关系,等到打完这一场,我会好好教你怎么和女孩子相处的。」

  是吗?那还真是劳你费心了。但是刚才……是怎么回事?我的斗气还没有到达心脏,靡风就自动解除了,转瞬之间的一切都像一个玩笑。我看向樱,她则微微扬起嘴角回望着我。难道是顾虑我的身体,自己解除了忍术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……

  如果是这样的话……你可就大错特错了,月见樱。

  虽然不知道这是你的傲慢还是自负,亦或者是你自以为是的善意,但如果你觉得在我面前依旧可以手下留情还能不落下风的话,我会让你付出足够的代价,让你一生都无法忘记的代价。

  「怎么了,信羽君?你的表情有点可怕呢。」

  「你不会觉得,真的可以轻轻松松的放倒我吧?」我盯着樱的双眼,冷冷地说道:「刚才一轮下来,你也明白了吧。你的攻击根本伤不到我,而你却接不下我正面的一击。我很想知道,你莫名的自信究竟从何而来?」

  「确实呢,信羽君刚才的招式,真的有些吓到我了。不止可以把气运用在攻击上,甚至可以形成坚如钢铁的气甲。在气的使用上,你无疑是首屈一指的高手。恐怕以我的全力,也没办法正面击破你的防御吧。」樱淡淡的说道,毫无平仄的语气里却有着无比的自信:「但是。你引以为傲的气甲,真的是无敌的吗?」
  「哦?」听她这么一说,我反倒来了兴趣,:「你有信心打破我的气甲?」
  樱定了定神,然后好像叙说着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,微启朱唇。

  「九次。」那是毫无杂质的,溪水般的声音。

  「信羽君每次进攻或者防守之时,体内的气会先流转九次,然后交汇于发力处。也就是说……」樱微微顿了一下,「在你身上,有着九处可以称之为死穴的地方。虽然我不清楚全部的位置,但其中两处……分别在左右两侧的腋下,没错吧?」

  我愣了一下,不知道是因为吃惊还是什么,我竟然莫名地想笑。要说丝毫没有动摇,那绝对是骗人的,但更在那之上的,是难以名状的狂喜和一丝的遗憾。
  师傅,我真想让你见见这个女孩。在这个时代,依然有着和你我一般纯粹的武道之心存在。

  「真让我吃惊……在短短时间里,竟然能察觉到这么多。」对于这样的对手,我没办法掩饰心头的敬意:「如你所言,我所习得的【炼气】,是通过九个气门的配合提升体内气息之力的技巧。你指出的气门的位置,也完全正确。」

  「居然这么直接就承认了?信羽君总是口是心非的,我还以为会挣扎一下呢。」
  挣扎?有那个必要吗?

  「不要搞错了,我明白无误的告诉你,是因为有些事即使你知道,却也绝对做不到。」我必须要让??明白呢,??依然毫无胜算这件事,一个流派,在击败所有敌手,登上最强之座以前,首先要超越的最大敌人就是自己的弱点,「尽管朝着我的气门攻过来吧,然后……我会让你好好品尝绝望的滋味。到时候,可不要哭鼻子。」

  「看你这么有自信,我还真是有点担心呢。如果这样还输了的话,恐怕你一定没办法接受现实吧。」对我的挑衅,樱只是一笑置之:「就在刚才,我想到了一个不错的策略。」

  「信羽君,你……会输哦。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