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南海艳遇】(1)作者:柳伤


 天空的白云染上了灰色,遮蔽了蓝色,浓厚的云层压得非常低,只原处的一堆雪花似的,反射着亮光。南海门是江湖上有名的邪派,总是遭到武林正道的唾弃,可是此刻在去往南海的一艘小船上,却挤满了中原各派的名家子弟,这些人有男有女,年纪都很轻。角落里坐着一个灰衣少年,十五六岁,只见他俊貌玉面,身形高大,手中紧握一把斑斓的古剑。这少年名叫张剑书,听说南海门美人如玉,于是打算去见识一下。

  他身边一丈左右,有一个中年美妇,正盯着他看个不停,似乎不怀好意。那美妇看起来很年轻,驻颜有术,胸脯高耸肥大,胸前春光无限,露出大半个乳房,只盖住了两颗坚挺红润的乳头。

  在船尾的杂物堆里,趴着一个猥琐的男子,眼光在那美妇的身上钉住,时而发出笑声,此刻他心底在狂叫:「好大的奶子啊,这个女人我非上不可,老子一个月没有玩女人啦,嘿嘿,遇上我『花中圣手』杜密,算你倒霉。」

  杜密一直没有下手,直等到天黑之后,那美妇进了自己的房间休息,才一跃而起,潜了过去。一个汉子起夜,被他一掌打昏,三两步绕到美妇的窗外,从缝隙里偷偷望去。暗淡的月光下,只见那美妇正在脱衣服,虽然背对着他,但已经身无寸缕,白皙的后背一览无余,肌肤白嫩,臀部浑圆,深深的股沟透着无穷的诱惑,双腿修长结实,紧紧贴在一起。

  杜密下身早已怒涨,掏出竹管,将迷烟吹了进去。那美妇抚着额头晃了一晃,倒在地上。杜密轻轻撬开窗户,跳了进去。他不及脱衣上床,扑在美妇身上,用力的挤压她丰满的肉体,两手上下移动,用力搓揉她充满弹性的臀部,口中发出满足的声音。美妇轻轻哼了一声,吓得杜密脸色大变,凝神看去,幸好没有醒,他的迷烟十分厉害,名叫九里香,任对方武功再高,也抵挡不住。

  杜密担心夜长梦多,揭开裤头,掏出了早已淫水长流的肉棒。那东西早已青筋暴现,等待着狠狠地插入。杜密的肉棒十分粗大,因为他每日服药,每日运功锻炼,采阴补阳,数年下来,他的肉棒急速变大,性欲越来越强,每天都要干几个女人,否则无法满足需要。

  他把那美妇的臀部用力分开,挺着肉棒在上面用力摩擦,却不急于进入,享受着无比的快乐,此际无疑是最过瘾的时刻,比真正插入更让人过瘾。美妇虽然昏迷,阴部还是渐渐湿润,而且渐渐升温,让杜密的肉棒越发怒张,再也忍受不了。

  就在这紧要关头,眼看那巨大的肉棒就要插入美妇丰润的肉洞,忽然间,床铺底下钻出一人,一脚把杜密踢出窗外。杜密又惊又怒,抬头一看,来人是个少年,一脸不屑之色,正是白天见过的那张剑书。

  原来他早已留意到杜密,一直暗中盯着,果然逮到了他。杜密喝道:「小子,你找死,竟敢管老子的闲事。」张剑书道:「我一见你就知道你是那个江湖闻名的『花中圣手』,听说你虽然采花无数,但从没有杀人,因此我不打算杀你,你走吧,下次别让我撞上。」杜密怪笑道:「好,你让我玩了那女人再走,我不和你为难。」张剑书摇头,说道:「绝对不行,你若执迷不悟,我只有替天行道。」
  杜密不再多说,挥拳猛击过去,同时一脚扫出,身形一晃,右脚移动一步,身子忽然后仰,瞬间攻出七八指。他的武功名叫「六合拳」,传自武林异人六合老人,在当今拳法之中数一数二,每发一拳,都含着厉害的内劲,风声大作,威力无穷。

  张剑书一时大意,竟然中了一脚,退了两步,险些倒下。当下不敢大意,以一套「七星掌」应对。此套掌法十分了得,根据星象变化演变而来,玄幻莫测。只见他身形上下飞舞,双掌随意挥洒,数招之间,就占了上风,一掌打得杜密吐血不止。

  眼看杜密强忍痛苦,使出一招「风花雪月」,攻向自己面门。张剑书猛然翻身后跃,连翻几个筋斗,一招「流星赶月」,把杜密打到了海里。

  杜密又吐几口血,说道:「这个仇我一定要报,小子你记好了。」说完双手划动,转眼游出老远。

  张剑书回到房里,那美妇还是昏迷不醒,迷人的?体在夜色下更加动人,忍不住呆住,虽然他不太好色,可见到如此成熟丰满的女人,还是忍不住情欲大增,胯下的肉棒唰的直立了起来。他由于片刻,把那美妇报到床上,盖上被子,转身就走。

  就忽然手臂一紧,那妇人的手臂忽然搭上了自己,身不由己,回身倒在她的身上。虽然压着火热的胴体,张剑书还是问道:「你不是昏迷了?」那美妇不答,忽然出手一点,张剑书登时动弹不得,被封了穴道。张剑书怒道:「你干什么?」美妇道:「别装了,你若非喜欢我,怎么会这么拼命救我,而且,你的东西那么硬,你的身体出卖了你自己。来吧,老娘早就想让你?了。」

  说完解开了他的衣裤,一把握住了那祸根。张剑书大叫道:「你我萍水相逢,岂能如此苟合,住手。」美妇道:「住口,再叫我宰了你。」

  跨坐在张剑书身上,把那阳物用力塞入了自己那泛滥成灾的花荫里。她发出了快乐的呻吟,缓缓起落,感受着美妙的交合。她已经寂寞多时,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喜欢的男人,早已痒得受不了,此刻得偿所愿,欲仙欲死,用力扭动腰肢,行云布雨,肥美的阴部饥渴的吞吐着张剑书火热的东西,片刻也舍不得停顿。有时张剑书的肉?排级??洌??头⒊鲆?吹慕猩??煽炷米≈匦碌啡耄?杩竦耐堂蛔拧?br>
  张剑书起初不情愿,后来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个温暖的东西紧紧夹住,快感一阵阵泛起,也就忘记了其他,专心享受着这女人的肉体带来的欢乐。美妇的乳房十分饱满,此际迎风摇摆,让张剑书目瞪口呆,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,恨不得一口咬住。美妇看到他的目光,笑道:「怎么,没见过女人的奶子吧。」
  她的乳房确实很美,张剑书心想:「如此美丽的乳房,我真的是艳福不浅啊,只是她的来历不知道,这可如何是好,若她不是个好人,可就不妙了,不过,我能够和她交欢,也未尝不是件好事。」

  张剑书不是没有喜欢过女人,只是没有遇见这么大胆火热的,也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的裸体,以前他喜欢的都是年轻可爱,或者温柔贤惠的,像身上这中年美妇也遇见过不少,只是欣赏,没有想过做什么。忽然间,她自动献身,让张剑书有点不知所措。

  「啊——」中年美妇发出一连窜淫浪声,这声音听在耳中,让男人更加兴奋。她忽然问道:「你来南海干什么?是来找女人的吧,通常来的男人都是找女人的,这里女人很多,而且都很美丽。」

  张剑书想了想,直接说道:「是啊,不过我其实是来报仇的,但可能报仇也不是主要原因,我在中原很不开心,想出海散心,你呢,你是南海门的人吧?」
  美妇笑着将胸脯贴在张剑书的身上,说道:「不错,我叫王艳娘,你叫什么?」张剑书道:「我叫张剑书,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。」

  王艳娘兴奋起来,更加卖力的套弄,小小的屋子里春色无边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